明长青咕噜噜

破玩手机的,混圈杂,产粮ES/AOTU,感谢您的驻足。

【芥敦】Stern

【芥敦】Stern

      中岛敦是位勇者。

      不要误会,他可不是那种脑袋上方自带飘浮着的经验条的、唯一的作用就是打败不堪一击的恶龙救出公主的那种封面花里胡哨的游戏的里的勇者。他是要砍掉魔王的头颅来拯救世界的。

      噢、很遗憾的是将来会拯救世界的勇者敦君现在遇到了麻烦。

      他受伤了,还迷路了。

「勇者中岛敦,这里是魔法师的峡谷!如果不懂得如何念咒的话可是会死的呀!」

      中岛敦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可是当他得知这是魔法师峡谷时脸上便失了颜色。

     “喂…我是个拿着剑的勇者…怎么会使用魔法啊!?”中岛敦愤愤的把剑摔在了地上。然后他就后悔了。

       一个用绷带缠住很多部位的人径直朝他走了过来。中岛敦认得他,这是太宰治,所谓魔法师峡谷的有力干将。

      太宰治掌心燃着一捧青色的光,像是魔王城堡的灯中储存的青蓝色鬼火。分明看着比火焰柔和,却让他的瞳孔紧缩。

      这是魔法达到最高最高境界的人才能适用的招数——并非用魔力驱动术式,而且直接使用魔力。纯粹的魔力将转换成极大的破坏力,进行爆炸式的攻击。

     “太宰先生…我没有恶意,只是想通过这里,再通过森林去讨伐魔王而已…”他努力的组织着措辞,试图用和平的方式通过峡谷。但这一番话在魔王的身边人的耳中显得是如此苍白。

      太宰轻笑一声,手中的光朝着中岛敦射了过去,以贯穿他身体之势弄掉了他的几根头发:“敦君,我很强。比你强多了,而魔王的能力在你我之上。你现在回去不会后悔的。”

      后悔?怎么可能不会后悔?

      闻言,中岛敦提起剑,直指着太宰的手腕,皱着他清秀的眉毛毅然决然道:“我想见到魔王,一定要见到。所以就算砍断太宰先生的手腕让您无法施展魔力或者魔法,也要通过魔法师峡谷的!”

      中岛敦清楚他的话是有多不自量力。论魔法,他比不上太宰百分之一。可论剑术…

      “太宰先生,其实我想越过您问魔王一个问题…。用剑斩开魔力,胜率有多大呢?”

「勇者中岛敦,欢迎来到阴森森的森林!这里没有能为你指明方向的太阳,指南针也不会起作用。」

      中岛敦不停向前奔跑着,他害怕他此刻被什么东西追赶。事实上他根本不确定这种不毛之地是否会存在他以外的生命体,但当他被光柱传送到森林中央时听到了一阵对他“表示欢迎”的风送来的呼啸。而且他先前为了斩开太宰的攻击已经用废了剑,现在手无寸铁,根本无法做到用勇者特有的能力斩杀拦路的东西。

       按常理讲,这种渡上黑色光辉的森林自然是用来困住勇者前行的脚步,然后将他折磨致死的。中岛敦这么想着,咬咬牙。他是为了魔王而从村庄一路奔波到这里的。假设在讨伐的路上就随便死掉的话可就救不了人们了。

      纵然他早已跟随港口的橙发召唤师进行了为期三年的勇者修行,将体术锻炼到了他的极致,却依旧无法反击。他的体力早已经在逃跑中消耗了大半,再不停下恢复体力就会被不明状态的东西袭击,成为村子里牺牲的勇者名册里的一员。

      他眼前开始恍惚,全然没注意到前方的东西。于是他被绊倒了。

      …该死!如果在这里停下了脚步的话可不行!从小就希冀着的黑影所居住的城堡可就在这片森林的一端…

      不仅仅是为了人们,更为了他的执念!

      中岛敦从地上爬起来后并没有着急拂去衣服上的尘土,也没有在意跌破了的膝盖渗出了多少血丝。他用警戒且惊恐的眼神盯着绊倒他的神奇生物。

      那是比天空还要阴暗的黑色碎片,却挂着张可怖面容。叫他面上的警备神色后竟还扯出个令人惊悚的笑容。

      “罗生门。”

      未等中岛敦发出对黑色碎片的惊叹,碎片的主人就轻唤它的名字下令。黑色的碎片立即无限扩张,成了覆盖天空的阴霾,中岛敦的耳边飘浮着悲鸣。

      他畏惧着这份压倒性的力量,却又因为这份力量而兴奋。

      待耳边的声音慢下来时,四周已经很干净了。栖在枯树上梳理羽毛的黑鸟不见了,地面上爬行的蝼蚁没了,追逐着它的异兽也不见了。中岛敦这才反应过来,仔细体味那人的声音。他的声音很轻,但并不存在自卑或是无力。相反,更像是因为傲气所以根本不把那些东西放在眼里,才只用了一点儿力气来下达命令。那人周边似乎都笼上了黑气,把空气渲染上了一层压抑的色彩。

      安静下来了。中岛敦这才看清黑色碎片是那人的风衣衣摆。他不自觉的顺着衣摆向上看去。

     “垃圾没必要多看。记住是我救了你然后日后报恩就好了。”他微微扬起头,转身带着罗生门归去了。

      中岛敦还处于不敢接近对方的状态。微张着嘴目送他离去。

     “这个人很厉害。和我不一样。”

「哦呀哦呀…居然到了魔王的城堡!这里可是魔王大人的地盘!勇者中岛敦,请做好身体被吞噬的准备噢!」

      到了最后一站,中岛敦进行了几次深呼吸。

      只要在这里找到魔王并取下他的头颅,那么他就是合格的勇者。然后可以回村庄,告诉所有人是勇者中岛敦给了他们永久的安宁。

      他快步走进大厅,立刻皱着眉四周环望大厅内的某个角落是否会有禁忌的法阵或是女巫的诅咒。

     “垃圾一样的勇者,你终于到了吗。”明明是个疑问词结尾的句子,却用了令人不爽了句号结尾。“我叫芥川龙之介,魔王。”

      中岛敦立刻警惕了起来,拖着几近残废的身体向楼梯看去。发言人是个神色高傲的黑衣人,他的鬓发发端是夺目的白色,而衣摆却是凌乱的被绞碎的样子…

      等等!衣服和声音都很熟悉!

      中岛敦将目光锁定在了那个人的脸上——

      这是先前救了自己的人,是有着压倒性的能力与威严的人。

      而他是魔王,此刻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端坐在了王位之上。

     “…我叫中岛敦,是个勇者!”中岛敦咽了咽口水,不知为何竟想着出于礼貌自我介绍。“我是来讨伐你的…!”

      芥川龙之介用手撑着头,不解的看着衣服已经破破烂烂的中岛敦:“可你没有力量。如果我没有在你在森林中被追杀时让罗生门吞噬那些败类,你已经死了。”

      是啊,一直憧憬着的魔王的话说的很对。他并没有讨伐魔王的力量。他早应该料到的,他来到这里只是白白送死。

      啊啊,果真是这样子吗?随便的死在了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中岛敦垂下了眼睑:“那你为什么没有在之前就杀了我…或者任由那些东西杀了我。”

    “垃圾勇者真像太宰老师说的一般无知——我在等你把剑捅进我的胸口。”芥川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失望。

    “作为报复,我会让罗生门攻击你。”

      芥川的眼神像是看着尸体上生出的蛆虫一样嫌弃的,嘴角勾出几分笑意,嘲讽似的盯着中岛敦,嘴上却说着不对劲的话。

    “然后夺走你的心。”

      中岛敦是勇者。

      他是个很优秀的勇者,他勤奋的修行,努力的练习,踏上了讨伐魔王的路,然后为了人民而牺牲了。

      嘘,别说出去。其实勇者中岛敦在森林的一端的魔王城堡里,和魔王一起,过得很幸福。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