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长青咕噜噜

破玩手机的,混圈杂,产粮ES/AOTU,感谢您的驻足。

【ES】Catch your heart!【上】

雷文,原名羽风薰专属Galgame,除羽风全员性转,大幅度ooc,大部分问题发言。

       ——关于某些游戏只开放地狱级挑战难度这种事,我是绝对会在那上面画上鲜红的叉的。
      羽风薰绝望地想。

      各种声音把他从睡梦中扯了出来,他把脸从胳膊中抬起来一点。
    “喂喂,如果在听我说话时走神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哦~?”首先听到的是濑名泉糟糕的话,然后写满了“我很不爽”的脸也映入眼中。
      离自己很近的是一张很漂亮而且有着尖锐的美感的脸。而此刻的濑名泉俯身把脸凑到自己面前,所以只要把目光向下移动一点就可以看到丰满的胸部和几缕银色的长卷发,本来垂在胸前,现在因为重力而落在空中挡住羽风薰的一部分视线…
      等等,胸?长发?
      羽风薰一下清醒了过来,睁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环视四周。
      自己还是在3A的教室没错。凑近自己的那个很有料的银发少女光听语气就能让睡梦中的自己认出这是濑名泉。坐在他隔壁的——守沢千秋的桌子上的少女有一头飒爽的棕色长发,在脑后束成高高的马尾,并且很符合性格地挽起了袖子,可以让他一下子注意到缠在手上的一段绷带。
      …这个女孩子,是这张桌子的主人吧。
      当他看向那女孩时,对方还很善解人意的朝他挥了挥手打招呼。
      ……
      真是太太太可怕了,先是濑名君变成了如果印在杂志封面一定会被宅男买空的漂亮女生,又是守沢君成了像是游戏里一看就是会在跑步时马尾和胸部一起摇晃的运动系女孩。
      守沢千秋插着腰,看到羽风薰看向她后愉快地笑了:“终于醒了啊!羽风,我还以为你是在梦里遇见可怕的东西了,正打算去救你呢。”
      …怎么回答?该说“不愧是你们两个啊”吗?还是礼貌地向守沢千秋小姐道谢再加上一句“我的梦里可都是你呢”?——变成女孩子虽然是一下子就可以吸引我目光的类型,但是只要一想到原本是两个男人的话…可是会吐出来的吧!?
      这么想着的羽风薰支着腿让凳子向后挪了挪避开濑名泉精致的脸,于是模特小姐识相地哼了一声抱着胳膊直起了身子。
      真是感谢啊,如果一直近距离看着这么漂亮的你我可能会把持不住呢——险些习惯性地将这些话脱口而出的羽风薰打了个寒颤。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是如果对她说了这种话一定会被狠狠地瞪的…这可是那个濑名泉啊。他咽了咽口水。
    “看样子是濑名酱太凶了,才吓到羽风君的哦。”从后方传来了一阵轻快的笑声,但是说的话却不带可怜羽风薰的成分。更像是去和被点名的对象搭话,或者是表达存在感。
      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未等羽风薰战战兢兢地转过身,一只手温柔的拍上了他的肩膀。安抚似的开了口:
     “虽然都变成这样子了,但是不用担心,一定有能够变回去的方法的。”看上去端庄的金发女生歪了歪头,笑的却像个三岁的孩子,“或者这样子也很不错呢。对吧,敬子?”
     “即使现在都变成了这样子,我的名字也是莲巳敬人。”
      凌厉的女声反倒是让羽风薰得到了救赎。他充满希望地扭过头,仿佛即将看到的人会浑身散发着圣光。他的声音中都带上了自己没想到的迫切:“那么名字叫作莲巳敬人的同学,一定要努力管理好这群伪装成少女的男人啊?”
      于是空气陷入了寂静。
     
    “所以说,无论是头发还是胸都是真的吗?”羽风薰严肃地向莲巳敬人提问。
      貌似这个问题对后天变成的女性来说也是很失礼的,所以他在话说出口后的一秒后感到了几道可怕的目光像是要射穿他一样投过来。
      斎宫宗闻言微微扬起头颇为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如果连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都看不出来就太愚蠢了。”
      斎宫君,是不能轻易攻破防线的那种游戏开始好感度就是负值的女孩子呢。
      羽风薰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如是想到。
     

不接受谈人生。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