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长青咕噜噜

破玩手机的,混圈杂,产粮ES/AOTU,感谢您的驻足。

【卡金】睡前故事

很没味道,卡卡生日时的速成,准确说只是关于这两个人的事

      是很晚的时候了,因为写作业到很晚所以卡米尔没有拉窗帘就直接倒在了床上。被金的电话吵醒时他难得烦躁地把手机摔开,然后扭过头去看窗外,夜幕上缀着星星点点的光。
      能看见星星的话,明天会是个晴天吧。
      他想起金告诉他的小知识,撇撇嘴起身把手机从床的一边拾回来,摁下了接听键。

      卡米尔和金的关系细讲起来是很莫名其妙的,当然金不会承认这一点。
      他们两个从七岁开始认识,被秋委托照顾金和格瑞的安迷修在和两个孩子相处三天后发现格瑞自理能力很强,捎带手照顾金。然后安迷修在打篮球时招惹了用一根粉笔在篮球场的地上写了自己名字霸占场地的雷狮,结下梁子的两个少年开始天天斗球。再然后,雷狮的堂弟和来叫安迷修回家吃饭的金理所当然地认识了。
      当安迷修发现事情不对时已经晚了,金顺了顶秋的帽子开始和雷狮站在一起自称海豹——甚至发现的原因还是金认真地问他海豹应该怎么叫,然后卡米尔在他旁边小声补充说是海盗。
      掰着手指头算,金和卡米尔七岁认识,九岁的时候开始在安迷修和雷狮斗球时蹲在篮球场角落猜拳蒙谁的胜率大,在十一岁时和安迷修理论海盗团真不做丧尽天良的事,潜台词是金和卡米尔玩无害。十三岁那年的金趁雷狮不在站在他的位置被其他三个人围着自称金海盗团。到了十五岁。
      十五岁,十五岁,十五岁。
      十五岁的金。会盯准时机雷狮四人放学一起走时卡米尔步子小跟不上的时候,扑过去拉手让他不得不站在原地。
     “卡米尔我借走啦,他的作业也一起!”金笑嘻嘻地站在原地冲雷狮挥了挥被他拉着的卡米尔的手。
      紧接着雷狮轻哼一声,说了一句你小子学的比我们都像海盗。
      卡米尔不舍地看了一眼雷狮,把围巾向上提了提遮住嘴,虽然没甩开金的手但是却把拿过两人的包递给一直沉默不言的格瑞,告诉他弄丢了丹尼尔会骂。
    “欸!?格瑞,你们俩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金吃惊地不停转头分别看着他俩,自说自话地分析了一堆然后感到一阵头晕,刻意装累的夸张一倒靠在格瑞肩膀上,理由是如果靠卡米尔就只能靠着脑袋了。
      这样的关系,虽然算不上和格瑞那样两小无猜,也是能在提起朋友二字时迅速联想起对方。
      没有谁会拒绝生日庆祝吧!更别说是朋友的。金如是想到,在写完作业后拨通了卡米尔的电话。
      如果他在写作业,我就说明天请你吃蛋糕补偿。如果他在睡觉,就说买了蛋糕请他吃然后问明天能不能一起午睡。如果他在玩手机…他应该不玩手机。
    “卡米尔,生日快乐!”

      他有点烦,虽然一直都这样。不过看在蛋糕和当了很久朋友的面子上,还是不借机要糖果了。…大哥应该不会赞成吧。
     卡米尔听着电话对面的人因为兴奋和提高了声调的话,眨了眨眼回话。
    “我已经睡了,金。…我不希望你给我打电话仅仅是说一句话。”
    “怎么可能嘛。如果你睡了…我买了蛋糕给你,明天我陪你午睡吧?”
    “…谢谢,不用。”
      啊,又开始了。金那家伙格外擅长和别人耗时间说没营养的垃圾话。虽然听听也不会有多大影响,不过这个时间还是很让人困扰。
      卡米尔这么想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
    “我说,卡米尔!”
    “嗯?”
    “来拉着我的手吧?”
    “…嗯。”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