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长青咕噜噜

破玩手机的,混圈杂,产粮ES/AOTU,感谢您的驻足。

【瑞金】拐角

路人视角记叙文,姑且算学院趴,角色崩坏有

      这条街的末尾是一所名叫凹凸中学的高等学府。事实上是家正经的公立学院,不是什么贵族学院也没有总裁的投资。而我的冷饮店开在这条街的拐角处。

      第一次见到那个金发的男孩子是在高一开学的前一天。他拉着看上去和他同年龄的一个黑发的女孩子以及有名的紫堂家的孩子,蹦蹦跳跳地到了我的店前。他穿着崭新的校服,领带是一年级生的红色。凹凸中学是住宿制学校,我猜想他是提前来整理宿舍的。
      我看着他很自然地踮起脚把胳膊放在柜台上,指指上面的菜单欢快地跟我说他要一个草莓圣代。
     “嘿嘿,虽然我是男孩子,但是草莓确实很好吃!这是凯莉把草莓软糖往我嘴里塞之后我才发现的。”他似乎被调侃过很多次口味问题,在我发言之前就挠了挠头冲我解释,而提到那个名字时又想起了什么一样扭头去看一旁的二人,“对了,凯莉紫堂,你们要吃点儿什么?我来请!我姐为了奖励我考上凹凸中学特地奖励了我零花钱。”

      名叫凯莉的女生把嘴里含着的棒棒糖拿下来要了同样的草莓圣代,而紫堂家的孩子羞涩地指了指青桔柠檬。

      我刚要转身去准备那些东西,金发男生又拍了拍桌面叫住我,轻声说再给朋友捎一个牛奶冰激凌。
      我看到他抿起了嘴唇,格外灿烂地笑了。

      第二次见到他是一天后,他依旧穿着校服,从学校的方向小跑过来,这次他身上多了个单肩包。
      他拍了拍胸口顺顺气,气喘吁吁地问我有没有一个银头发的男生来过,大概比他高半个头,系着绿色的三年级领带,眼睛是很漂亮的紫色。
      在得到否定答复后,他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格瑞说了,我要是一开学就跟不上的话他就去请街角冰激凌店的店长今后不许卖给我冰激凌…明明是发小还这么苛刻,好累啊。”
     “对了对了,昨天的牛奶冰激凌就是给他的。那么严格的人居然喜欢喝牛奶,反差很大的对吧!?”
      我摇了摇头,扔给他块牛奶糖,让他带给他那个听着就很关心他的发小,他露出惊讶的表情,而我告诉他这是送的。
    “你很可爱。”
    “欸,谢谢!我叫金。”

      金第三次到这里来是和凯莉一起的。凯莉脸上的表情很不耐烦,她狠狠地嚼碎了棒棒糖,跟我要了两杯草莓圣代后恨铁不成钢的看了金一眼。
      但是金却主动接过两杯圣代并递给凯莉一杯,看上去小心翼翼的。
      凯莉挖了一口放在嘴里等着它化掉,并且含糊不清地埋怨:“如果你不似天天说什么旁友而且那么热心地给辣些女生想办法,至于现在什么都不敢告诉他吗?”
      金低下头,什么也没有说。
     
      隔了很久我才迎来金的第四次到来。他身上罩了一层阴霾。
      他说,不要和草莓味那么甜的东西了,给我一杯冰咖啡吧。
      他说,格瑞身边多出来个漂亮的女生,我看见那个女生手机攥着一封粉红色的信。
      我沉默许久,用沉闷的声音回答他冰咖啡卖完了,但是我可以半价给你一杯柳橙汁。
    “那就柳橙汁吧,格瑞说那个很健康。”
      他刚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又一次提到了那个人,郁闷地低下了头。

      自那以后我就很少看到金了。但是在一个周末,一位让我感觉很熟的客人站下了柜台前。
     “…长岛冰茶,谢谢。”他没有看菜单,思索片刻后吐出这句话。
      我在去准备饮品之前又打量了他一遍。
      银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睛,胸前的领带是绿色的,看上去就让人感觉很严厉的气质,个子比较高,大概比金高半个头的样子——
      我沉默了,然后问他:“你不需要再买一杯草莓圣代吗?”

      后来看到金时,他是和那个银发男生——和格瑞一起来的。他揽着格瑞的胳膊,看上去很亲密。他们两个在说些什么开心的事,或许是日常。大多是格瑞在听金说话。
      路过我的店时,他愉悦地朝我看了一眼,给了我一个wink.

      再然后,我看见他们从拐角处拐过去,在长椅交换了一个草莓味的吻。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