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长青咕噜噜

破玩手机的,混圈杂,产粮ES/AOTU,感谢您的驻足。

【零晃】来自彼岸

#架空
#人物崩坏有
#短

      你听过一个故事吗?一个只有港口哲人才会讲的无趣的故事。

      他们身着白衣故作无瑕的姿态,抚摸本就温驯的鸽子,借此夺得赤足孩童的称赞,随即奉上一个无法识别真伪的故事。或许唯一一位银发的哲人有一双金色的眼睛,深邃的眸子会让你相信这个故事是发生于他身上的。

      这不是最好的时代,却绝不是最坏的时代。
     

      拉特里撒是狂妄之徒的秀场,气血方刚的年轻人往往站在拉特里撒最繁华的酒馆粗鲁的扯开长风衣的最后一颗扣子,迫不及待的敞开怀好让人们欣赏他挂在衣服内兜上的勋章。

      而同样有着桀骜性子的大神晃牙对此只是轻视的冷笑一声,然后扭过头接着擦拭手中已经有一个微小缺口的玻璃杯。

    “喂,小子,你是什么意思?”年轻人嘴里混杂着口臭的酒味儿令嗅觉灵敏的大神晃牙一阵嫌弃,若不是凌晨是酒馆的营业高峰期,他恐怕会按捺不住的在冲去卫生间呕吐一番后把人撂倒。不自量力的年轻人在把掉下去的一枚徽章拾起来后并没有放回兜里,而是狠狠砸在木桌上,发出沉闷的响声。而那枚硬币在进行几次弹跳后亲吻了玻璃杯的缺口,发出清脆的响声。

      孤高的狼的尾巴却不为所动的垂在腿旁,但他眯起了眼睛,不甘示弱的把杯子重重放在桌子上。

      于是推门而入的黑发使者便被吧台边的少年吸引去了视线——被他制造出的声响,或者是被他解开两颗纽扣后露出的小麦色的胸膛。

      他听到他笑道:“嘁——本大爷可没做什么过分的事,你这家伙恶心到甚至应该为污染了其他顾客的视线道个歉。”

      话中的顾客另有所指,在黑发旅者的耳中像是恋人亲密的爱语,如此动听。

      这便是故事的开始了。

      决定长期驻留于此的黑发旅人叫作零,朔间零。这是大神晃牙在他们交换第一样物品时得知的。

     “劳驾,一杯螺丝起子。”

      那个声音是在他无聊的将几个酒杯搭在一起做金字塔时插进来的,伴着黑发青年的指节轻叩桌面发出的响声。

      大神晃牙没放下杯子,而是抬眼瞄了一眼从容笑着的来者,不掩饰音量的讽刺语气仿佛对面的是相处多年的友人:“这么娘们兮兮的酒。我还以为你会来点儿厉害的——血腥玛丽或者黑俄罗斯之类的。”

      而被嫌弃了的人却摆出截然不同的态度,他毫不在意的在大神晃牙不友好的眼神下接过酒,轻抿一口,唇齿间蔓延开的味道让他露出的复杂的表情,似乎在为自己方才的决定反悔。可是朔间零又发现这是个绝佳的乐子。

      朔间零放下酒杯,身体前倾,暧昧的将二人拉至感受鼻息的距离。朔间零笑了起来,他眯着眼:“喝那么可怕的酒,吾辈害怕会对汝作出一些可怕的事。并权当对出言不逊的坏狗狗进行调教。”

      意料之中的,热爱逞口舌之快的少年十分纯情的红了耳根。

     “嗯——?为什么要感到羞耻呢,狗狗。”他轻快的再次端起酒杯,满意的端详起了促成二人的媒介。“难道要吾辈教汝如何为自己的言语行为负责吗?”

      孤高的狼一向只有碾压别人的份儿,不服气的大神晃牙恶狠狠的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咬着牙让自己的语气更凶狠,却被莫名加快的心跳告知了自己确实是乐意接受男人刚刚的话。

    “你这混账肯定打不过本大爷,就等着被咬杀吧。”

    “吾辈是高贵的真祖吸血鬼。若连干翻汝的能力都没有,岂不是太逊色了。”

      于是对视一笑的二人,在对方的眼瞳中看到了自己挑衅笑着的倒影。

      待二人确认关系是朔间零离开的前一周。

      他们是在大神晃牙翘了班的一个下午道明心意的——“阳光很明媚,把时间浪费在趴在吧台睡觉上就太无聊了”他撇撇嘴——而在早已扣定双方是一见钟情的背景下,拥抱和亲吻是水到渠成的。

      亲吻过后的时刻理应拿去回忆余温,但朔间零却温柔的拍了拍小狼狗的肩膀:“七天后吾辈将启航,回到拉特里撒彼岸的岛屿。”

      相反,大神晃牙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他将视线转移到朔间零方才摘下的露指手套上,毫不介意的扯出一个笑容:“走就走吧,本大爷不会想你的。也不会走的。”他顿了顿,轻声补充上,“起码你已经说过喜欢我了。”

      朔间零失笑,牵起大神晃牙的手引到自己的唇边落下一吻。似是安抚,又似致歉。

      他一直是旅人。

      这不是最好的时代,拉特里撒最繁华的酒馆里新来的酒保会将杯子摔在闹事的客人的桌子上。可这绝不是最坏的时代,拉特里撒的彼岸依旧会不断有人乘着帆已经破旧不堪的船来到这里。当他们抵达码头时,可以看见被鸽子簇拥在雕像旁边的宠儿是个身着白衣的银发哲人。

      他听到从码头传来的稳重的脚步声或许会兴奋且震惊的抬起头然后失望的垂下,或许会悠哉的打个哈欠挥挥手轰走鸽子,接着摆出一副疲倦的表情向周边围着他的孩子无力的讲一个不知真假的故事。

      你听见他说话的声音变小了。而他的声音本就掺着些沙哑,现在落在你耳中显得落魄。

    “别再那么期待的看着本大爷了,故事结束了。”

是给一位喜欢的画手的生贺,但是并没有赶上。写到最后整个人都是很迷的所以这个故事也迷迷糊糊的。在此致歉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