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长青咕噜噜

破玩手机的,混圈杂,产粮ES/AOTU,感谢您的驻足。

【架空/雁罂】妖馆异事·中

依旧是写给朋友的,但是拖了好久貌似他已经不想看了…绝望。
·角色崩坏有
·前文戳空间或评论见

      王秋雁和本田罂是在后者的十六岁生日时相遇的,当日的雨不大但尤为扰人清闲,本田罂不服在家听雨声,便撑了伞避开父母逃往森林。

      这自然不是什么炽热生死的浪漫邂逅。   

      病入膏肓的高中生女子连水手服都没换下,甚至不屑撑伞——她清楚自己活不到下一个生日,而与其在药物的熏陶下费力的活,不如快活之后求一死。也自然的放弃了伞。

      失策的是雨比本田罂想象的要下的快,还没来得及找个能挡雨的地方便被雨水打击的齐眉刘海已经湿淋淋的依靠在了额前,半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打了个喷嚏,习惯性的想从裙子的口袋中摸出手帕却发现手帕早就丢在了哪个地方。她的膝盖也回应着雨声,伴着被雨滴激起而溅起的泥土发出阵痛,折磨着本田罂的神经。

      雨越下越大了,而她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说不定她会被雨淋的高烧不起,然后死在森林里,本田罂迷迷糊糊的想着,难受极了,甚至开始后悔跑出来了。

      本田罂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心中所想的说出口。多半是没有的,不然不会出现听到了她的心声特地来救她,倘若说出去了被人类听见,也不会如此细心吧。

      ——她的上空竟然有泛着微微光亮的树枝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和衍生,繁茂的枝叶为她挡住了雨水,给了她喘息的时间。

      本田罂不觉的视线追着树枝伸过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伸出枝叶保护她的树木在十几米开外的地方。那是棵有活过了人间变革的参天古树。在树上筑巢的凤凰不知迷失在了哪里,或许是看湖中自己的倒影入了迷,又或许是被执着的人类射杀,今日竟不见它栖息树冠打理自己绚烂的羽毛。

      取而代之的是把玩着一缕没束上的碎发发尾的少女。那是个明艳的人,让本田罂睁大了眼去看她,生怕错过一点儿光亮。将柔顺的长发束作圆圆的发髻的少女有一双漂亮的眼,眸子是含着威慑力的红。但少女却轻眯着眼,让浓密的睫毛扑扇着隐去几分红色眼睛里的压抑。

      她轻盈地坐在树上,歪着头看向阴森的天空眨了眨眼,全然不在意雨水玷污她的精致,但眸子里流露出几分不悦,约是孤独了几许。少女想说些什么,又自知除了被自己护下的面生且狼狈的闯入者,只得叹了口气。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到本田罂耳中。那是暗示。

     “这么冷的雨天,还无人同我回屋共饮一壶酒,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一个短了吧唧的片段。貌似写的更迷了。…这次应该不会有人看的。但是依旧想。听意见…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