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长青咕噜噜

破玩手机的,混圈杂,产粮ES/AOTU,感谢您的驻足。

【架空/雁罂】妖馆异事·上

给朋友的雁罂…的开头。但是因为逻辑很迷各种bug就有点儿懒得写了,先发出来一点儿…
·角色崩坏有
·私设妖是摄入灵魂作食物的

      茶壶上游荡的氤氲水雾与窗前夜色交缠在一起,暧昧的嬉笑着蒙住王秋雁的视线,为她面上添了几分怒意。

      王秋雁不喜茶。

      她虽是一方大妖,言行举止之间还存留着过去的旧式气息,别人都以为她得像同时代的老家伙们一般爱茶。结果自本田罂来到她居住的森林后便对会散出热气的东西表现出了极度的厌恶。

      王秋雁不喜茶,不喜人,也不喜在她这里自作主张的家伙。

      所以当本田罂像其他不了解她的喜恶的人一样在她面前摆上茶时,她差点将关于本田罂不知她爱好的讽刺脱口而出——不知为何,王秋雁在本田罂这里的耐心总是极快的便消耗的只剩个底儿。

      你可是占据东方的大妖,见过多少时光变迁,没必要和一个小鬼着急上火。王秋雁如是想。

    “现在不是为了茶而争论的时候,秋雁桑。我想还是应该为了您与我的契而寻个方法。”本田罂抿了口茶,语气颇为云淡风轻,眉却是皱在了一起——想必是被茶烫的。王秋雁偷笑。

      于是王秋雁便摆出了她面对本田罂一贯的表情,轻眯着眼微微扬起下巴,挑着嘴角作不可思议的轻蔑状:

    “阿罂,有关契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着实是让我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笑了。”

      本田罂闻言身子一震,好像是被拽住了尾巴的猫一样开始微微颤抖,眼神中流露出更多的攻击性。她警惕的看着对方,等待着王秋雁的下一步动作,是要对她宣布惩戒或是再次下最后的驱逐令。

      能够欣赏到露出这副模样的本田罂令王秋雁更加满意的加深了面上不善的笑意,抛下茶起身站到本田罂的身后。

      她自然而然的从后往前搂了过去,把下巴颏抵在对方露出的白皙脖颈一旁,亲昵的蹭着,让不安着的人陷入了更深一层的惶恐。

      她想,她知道王秋雁要给出的结果了。茶上水雾及灵魂的温度,足以让她二人永不相见。

      王秋雁欢快的在本田罂耳边笑道。

     “阿罂,我与你到此为止,点到即可。我的契是不可能交在你手中的。”她的话听着很愉快,“不可结缘,徒增寂寞。”*

如果有人看大概会写完…吧。

评论(9)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