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长轻

不用了。

(知乎体/边维)追星追到最后发现自己家cp是真的是什么感受?

偶像设爽文
涉及其他cp 绿蓝、永灰

-
无邀自来,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简直就是为了杯妹们量身定做的。

会问这是问题的题主肯定对国娱有一定的了解,近些年突然崛起的新人娱乐公司伯伦希尔和张老吉娱乐等老牌公司比其实优势不大,但是伯伦希尔也正是看中了这点——既然打固定牌赢不过大公司就走不一样的路线,短裙软妹和路人脸长腿男的路线都扔一边,靠几张王牌跻身一线制作公司。

作为维宝姐姐粉肯定要先提他啦,带有大量个人观点,严格说算安利向。

维宝,一维,爱称天才大人,全能Ace,在和伯伦希尔签约之前就受到多家公司直接出道的邀请,是伯伦希尔已出道成员里的忙内。

在这里一定要吹吹弟弟的经历,名校双学位啊双学位,太过优秀了导致在校时处于一个垄断的状态,说直白了就是没朋友。这种孤傲小天才极有可能毕业后在家发霉。

但是弟弟不一样了,从伯伦希尔一代男团Glory刚出道就开始追,哪次打歌见面会没有一维弟弟Glory应援站都觉得不科学,众所周知小蓝头号迷弟。天才迷弟和普通人迷弟的区别就在这体现出来了,为了和蓝前辈同台在家进行高强度训练,后来他的朋友(也是现在的助理)把他作为地下偶像自编舞的视频传到网上,各大公司一看是素人全都疯了来抢。去哪能更快接近小蓝?答案不言而喻。

wwwy.//jdjshskdbdksnsksnsj//.com

↑那期视频的网址,保证看一次粉一次,看一个粉一个。现任公司老总启明对一维评价不低,能让舌头从没氪过金的明总公开夸是优质原石的人,维宝是第一个。他的业务能力绝对不含水分,地下偶像时期是整场焦点,可是正式出道后负评也极少,

下面就吹吹性格。我们弟弟真实流量王了,平时在官微上不怎么活跃但是一旦发动态就!千!古!流!传!这绝对不是吹,维宝抓重点的能力和表达方法都让人印象深刻,如果他开小号评论别人绝对因为言论硬气又不尖锐还有点轻松能上热评!

@ 一维_A
Only you.
[配图是一张在公司练习室的自拍,除了弟弟的脸还有坐在地板上的灰羽和倚着墙站着的永乐深情对望]

哪个杯妹不知道永灰的关系!就算不是杯妹,多少圈外人都听过他们两个被并排说出的名字,据说业内已经官宣了的关系。这时候维宝这句Only you的意思既可以是「现在我只看着你」也可以是「这里只有你是我所珍爱的」。但是根据他有点损的性格来说,热评第一的「想不到吧单身的只有你」这句话可能才是弟弟想说的。

多.可.爱.啊.....

除此之外这句Only you也是弟弟新专主打曲副歌的几句,这里吹一下弟弟的唱功,最后三句重复的Only you从最开始的坚定转为带点哭腔的柔软完全不尴尬,而且超级自然,三段高音听得爽到骨头酥得像过电了一样,年底的公司巡演全开麦,不垫音就这么唱上去了,那场live我也去了,全场的人都愣了,应援棒都忘了接着举…

其实应援棒忘了举的场合不止这些,还有维宝见到绿蓝亲密举动时的表情。

可能很多人对前辈们的了解都只是听过名字或者知道代表作不知道是这几个人的,所以我也简单科普一下。

伯伦希尔最初建立的团是Glory,成员小绿小蓝灰羽,经纪人是永乐。应援词简单易懂(为了伯伦希尔的荣耀)。为什么这么中二还偏偏感觉朗朗上口呢?因为这是建团初期绿总亲口说的,见截图↓

[身穿白大褂神情严肃的小绿双手插兜直视镜头]

绿总就是小绿,这还有谁不知道的吗?舞台腰精,身高担当,Dancer,全民男友真实暖男。也有自然中二的一面。伯伦希尔的粉丝们之所以叫杯妹也是因为公司最开始通贩的一批周边里就有绿总造型的马克杯,绿总头发里翘起来的部分被做成了把手,结果绿总用扎小辫子表达了无声的抗议hhh现在已经决定进军影视圈了,新人影帝指日可待。

而且和团内Vocal小蓝已经公开了!(重音)

公司巡演最后,绿蓝站在一起背靠背牵着手接受粉丝们的祝福。因为俩人关系好众所周知,所以cp粉也不少。公司官方号拍的绿蓝公开照,左下角有模模糊糊的维宝,表情极其震惊。堪称得知自己爱豆已婚还是给佬的粉丝的典范。

搞的我们应援会一时间不知道是应该先给隔壁应援会发祝福还是先安抚自家弟弟的心情。结果那个表情进了表情包年度top榜,热评第一的配字是“人间不直的”。

以前也许答主还会一边笑一边把说维宝蹭前辈热度的黑子怼回去,但是现在我发现我错了。

上文提过的,维宝被各大公司相中是因为一段练习的视频,一段由边境拍的视频。

边境。

这个名字对维粉来说一点也不陌生!从刚粉上弟弟开始就知道由这号人,几乎每个新粉的心路历程里都有一段是“这个人和一维什么关系”。

在这里,答主只能说,他们关系很好。

关系有多好呢?从出道前就认识,出道开始一直在一起,据说以前一维刚出道时遇见过激蓝粉不满他蓝粉人设半夜带凶器拦路,结果被边境两招送进了医院。据说还在伯伦希尔这么大的公司,在一维成为一线偶像后肯定是提出过把运行团队全部换掉,最好把助理也刷了,换成公司里的老人。结果被一维用感到吃惊的表情当场拒绝了。

其实这里曾经也是一个黑点……内部人员流出的一段视频,一看就是非正常拍摄。一维听到要换运营团队连边境一起换掉时,直接上前了几步拔高了声音问:

“这种事怎么可能同意!只有我能指挥他,他是我的狗。”

就算退一万步说这种发言也有点过分,视频一流出就上了热搜,黑子和脑残cp粉各占一半,维粉家也乱成一团,不知道要先从哪下手补救。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们无从得知,况且要不要留住边境也是杯妹们特别纠结的问题。

毕竟区区一个私人助理,除了往别人旁边一戳很吓人以外也没干过什么,甚至还在自家偶像工作时自己在旁边玩手机?

不用担心,答主也说了,是“曾经的”黑点。

边境一维一直待在一起是真的,至于“他是我的狗”则是二人还在学生时期就开的玩笑,朋友之间的旧梗而已。边境在高中时还被带着当过不良,十足的恶犬现在成了一维身边的保护者,私家忠犬怎么可能放走?

他们对对方的占有欲太强了,也是保护心理,才让一维脱口而出那句话。好吧其实现在那个视频已经成了边维女孩的传家宝了,蠢狗这个称呼简直成了调情利器(这句划掉)

在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关系的时候,一维为了保护他的狗狗,是直接拿“他走了我也走”威胁公司的。直到公开交往。


      在别的人眼里——在我们眼里,他们可以是主仆,可以是上下级,可以是旧友,但他们永远都是双向的拯救者和被拯救者。

      他们互相拯救了对方,正因为对方的存在,才会有自己。
                」
——来自伯伦希尔官方文案祝福。

边维公开后造成的轰动更大,然而却比绿蓝更加平静。原因很简单:他们不像绿蓝从小细节开始就让人感到两个人的幸福,也不像灰羽和经纪人永乐一样开始就是恋人关系,而是在屏幕前保持了高度神秘之后,把过去揭开给人们看,在所有人都觉得“这两个人参与对方的人生太多了”时,盖章公开。他们确实是真的,他们理应属于彼此←这样的感觉。

本身我也是姐姐粉,但是我想即使是别的粉,看到自己的IDOL被人如此珍视,放在世界中央爱着,也会像我一样由衷地感到幸福吧。

最后用维宝唯一一句(简直不像本人的)公开微博结尾:
“下周X台的节目,我们会准时到的。”

*设定不完整致歉
*登场角色偶像定位均非男友人设,故恋爱自由
*也许有后续

【绿蓝】The room

·不做就出不去的房间
·死对头篇
·小片段


无论是没完成启明安排的工作还是在给机器人小绿增加特殊系统时,小蓝都没有体会到像现在这样又焦急又纠结的心情。

——这是一个不做出不去的房间。

大家都是成年人,现在是开放的时代,如果把时间都花在要不要珍惜自己一晚的时光这个问题,恐怕浪费的时间足够让上司察觉出来他的无故缺席了。这就是问题所在。

这个房间里除了自己的人只有小绿,他最讨厌的、也最讨厌他的人。

“这也太荒唐了吧!?我一分钟都不想再和你共处一室,但是…”

小蓝重重地把手拍在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响声,他能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心跳和缓缓上升的脸的温度。这么大的声响也没能盖过呼吸声。小蓝没有回头,但是却把身后站着的人的将要说的话猜了差不多。

“你以为我想待在这里吗?”小绿抱着胳膊倚在墙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声音里透露着和平时的温和截然不同的不耐烦,“我还想问你做了什么事情,害我被关进这里。”末了,未等小蓝回复一句同样不含善意的话,他又补了一句:“还是和你。”

似乎察觉到了二人之间尴尬的气息,房间的电视屏幕上自动浮现出了别的字:“你们可以选择做或者直接开门,若选择后者,将在出去后遗失关于对方的一切记忆。”

…这当然,不用选择了吧。连因为和对方在同家公司里呼吸同一片空气都会吵架的自己和他,怎么可能去使用房间里的大床。——小蓝不再咬着牙,深吸一口气。快速地扭头看了一眼小绿,他还在保持刚才的姿势,只是头低下去了——倒不如说这才是顺了他们的意,只要象征性地询问一下对方的意见把门打开,一切麻烦事就都没了。共事的记忆、吵架的记忆、讨厌对方的心情、生活中的异样的“牵挂”…

最后,连同着无法说出口的,本以为会隐藏一生最终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冲淡或加深的,喜欢的心情。

现在是开放的时代,没有任何法律规定两个人必须相爱,而不互通的感情理应不打扰别人。即使这是和埋在心底的暗恋对象发展的大好机会,只要还有死对头这层关系,两个人的所有记忆就只能没有选择地消失。

要消失了,所有的喜欢和痛处。

“喂,我去开门了。之后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在公司的交集本来也不多,以后的生活就开心多了,你也是这么想的吧?难得就某件事和你达成一致……”

小蓝向门的方向走去,嘴里喋喋不休地说着不经过大脑的话。天才程序员现在更清楚自己只是在用苍白的语言再度麻痹自己,就差一点,还有一点就到了。开门动作不能犹豫,否则一定会被小绿在心里暗自嘲笑…

——手腕上传来了温热的质感。

“不许开门。”

是命令的语气。随即而来的是被紧握住的痛感,小蓝被刺激地猛一回头,习惯性地要提高声调对这位死对头恶语相向。可转身之后看到的,是深邃的绿色。不是平时用来伪装应付他人的温和,也不像和自己吵架时一样装满了不愉快,只是单纯地望着自己而已,小蓝甚至从里面看到了含有侵略性的炽热。

已经触碰到门把手的手被拍掉,木质的门上传来被小绿用另一条胳膊中的小臂紧紧抵住的声音。小蓝被禁锢在了臂弯下,他们的距离更近了。

“做吧。”小蓝听见小绿的声音再度响起。

门锁得更紧了。





求别刹车撞了,只打算写到这里,想要淡淡的感觉。脑补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