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不起劲君

明长青,破玩手机的。
圈杂,目前产粮仅ES.

【ES】Catch your heart!【上】

雷文,原名羽风薰专属Galgame,除羽风全员性转,大幅度ooc,大部分问题发言。

       ——关于某些游戏只开放地狱级挑战难度这种事,我是绝对会在那上面画上鲜红的叉的。
      羽风薰绝望地想。

      各种声音把他从睡梦中扯了出来,他把脸从胳膊中抬起来一点。
    “喂喂,如果在听我说话时走神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哦~?”首先听到的是濑名泉糟糕的话,然后写满了“我很不爽”的脸也映入眼中。“超~烦人啊!”
      离自己很近的是一张很漂亮而且有着尖锐的美感的脸。而此刻的濑名泉俯身把脸凑到自己面前,所以只要把目光向下移动一点就可以看到丰满的胸部和几缕银色的长卷发,本来垂在胸前,现在因为重力而落在空中挡住羽风薰的一部分视线…
      等等,胸?长发?
      羽风薰一下清醒了过来,睁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环视四周。
      自己还是在3A的教室没错。凑近自己的那个很有料的银发少女光听语气就能让睡梦中的自己认出这是濑名泉。坐在他隔壁的——守沢千秋的桌子上的少女有一头飒爽的棕色长发,在脑后束成高高的马尾,并且很符合性格地挽起了袖子,可以让他一下子注意到缠在手上的一段绷带。
      …这个女孩子,是这张桌子的主人吧。
      当他看向那女孩时,对方还很善解人意的朝他挥了挥手打招呼。
      ……
      真是太太太可怕了,先是濑名君变成了如果印在杂志封面一定会被宅男买空的漂亮女生,又是守沢君成了像是游戏里一看就是会在跑步时马尾和胸部一起摇晃的运动系女孩。
      守沢千秋插着腰,看到羽风薰看向她后愉快地笑了:“终于醒了啊!羽风,我还以为你是在梦里遇见可怕的东西了,正打算去救你呢。”
      …怎么回答?该说“不愧是你们两个啊”吗?还是礼貌地向守沢千秋小姐道谢再加上一句“我的梦里可都是你呢”?——变成女孩子虽然是一下子就可以吸引我目光的类型,但是只要一想到原本是两个男人的话…可是会吐出来的吧!?
      这么想着的羽风薰支着腿让凳子向后挪了挪避开濑名泉精致的脸,于是模特小姐识相地哼了一声抱着胳膊直起了身子。
      真是感谢啊,如果一直近距离看着这么漂亮的你我可能会把持不住呢——险些习惯性地将这些话脱口而出的羽风薰打了个寒颤。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是如果对她说了这种话一定会被狠狠地瞪的…这可是那个濑名泉啊。他咽了咽口水。
    “看样子是濑名酱太凶了,才吓到羽风君的哦。”从后方传来了一阵轻快的笑声,但是说的话却不带可怜羽风薰的成分。更像是去和被点名的对象搭话,或者是表达存在感。
      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未等羽风薰战战兢兢地转过身,一只手温柔的拍上了他的肩膀。安抚似的开了口:
     “虽然都变成这样子了,但是不用担心,一定有能够变回去的方法的。”看上去很端庄的金发女生歪了歪头,笑的却像个三岁的孩子,“或者这样子也很不错呢。对吧,敬子?”
     “即使现在都变成了这样子,我的名字也是莲巳敬人。”
      凌厉的女声反倒是让羽风薰得到了救赎。他充满希望地扭过头,仿佛即将看到的人会浑身散发着圣光。他的声音中都带上了自己没想到的迫切:“那么名字叫作莲巳敬人的同学,一定要努力管理好这群伪装成少女的男人啊?”
      于是空气陷入了寂静。
     
    “所以说,无论是头发还是胸都是真的吗?”羽风薰严肃地向莲巳敬人提问。
      貌似这个问题对后天变成的女性来说也是很失礼的,所以他在话说出口后的一秒后感到了几道可怕的目光像是要射穿他一样投过来。
      斎宫宗闻言微微扬起头颇为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如果连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都看不出来就太愚蠢了。”
      斎宫君,是不能轻易攻破防线的那种游戏开始好感度就是负值的女孩子呢。
      羽风薰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如是想到。
     

不接受谈人生。

Welcome to Hogwarts!(2)

大概是第二弹,hp设,全员向,少量凛绪
前篇见空间

7.
    “斯莱特林扣三十分!”魔药课老师椚章贤胸口起伏着大声说,拉文克劳的真白友也小声冲着说紫之创说那样子简直像变态假面在演剧部迎新时变出来助兴的食尸鬼。
      被训的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后退了一点,导致椚章贤插起了腰说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是魔法学校他一定会用魔杖猛击朔间凛月的头。
      在想象出自己被砸成猫饼的样子后,朔间凛月打了个寒颤。
     “对了。真白,我听到你的话了。”椚章贤转过身,“拉文克劳扣十分。”

8.
    “…在开学仪式上训人是椚老师的传统吗?”对面赫奇帕奇桌的天满光往后缩了缩,问了问同社团的前辈鸣上岚。
      鸣上岚笑着把一块南瓜馅饼放进天满光的盘子:“不,有的时候会直接关人禁闭——嗯,这么苛刻的椚老师也超棒呢!”
      那就更可怕了吧!?
      天满光惊恐的想着,啃起了被施了石化咒的南瓜馅饼。

9.
      霍格沃茨开始允许组合成立。创立组合制度是为了更好的让学生互帮互助,并且校庆或探索类作业可以共同参与和完成。即使不是同一个院的学生也可以加入同一组合,成为了让日日树涉说amazing时都颤抖的一项伟大决定。
      …或者说marvelous.
      咳咳,欢呼吧!霍格沃茨的学子们!这将是一条新的指引你们将自己的画片放到巧克力蛙里的道路!
      ——当然,不是指像大神晃牙那样去别的照片拜访时把对方吓跑。

10.
      开学时差点让Trickstar全员摔死在禁林的斯莱特林朔间凛月和把南瓜馅饼变成南瓜板砖的赫奇帕奇鸣上岚竟然同为组合Knights的成员,当他们在一起为非作歹时,各级长开始考虑向学校投诉并要求不可以跨学院组成组合。
    “小凛月不会还在因为自己变身后是猫而不是蝙蝠不开心吗~?”
    “…哈啊,其实不变成和兄长一样的东西也很好了。况且真~君会害怕蝙蝠吧。”
    “嗯嗯,这么说的话就是为朋友着想的男孩子了♪真不像个斯莱特林呢。但是从女孩子的角度来看还是变身成猫更可爱噢!”
      在一边钻研复方汤剂的濑名泉最终听不下去了,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说:
     “我说啊,鸣君,可以请你闭嘴或者不要再用「变身」这个词了吗?我感觉像是守沢那家伙喜欢表演的东西一样,是要花比正剧还长的时间喊咒语、然后用一些火花让你看上去一闪一闪的…和麻瓜电视剧里的魔女一样。”
      鸣上岚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11.
      其实更为分裂的组合是由斯莱特林前级长朔间零组织的UNDEAD.
      斯莱特林的朔间零,格兰芬多的大神晃牙,拉文克劳的羽风薰和赫奇帕奇的阿多尼斯,四个来自不同学院的人凑到了一起。
      仁兔成鸣拿着笔小心翼翼的问过朔间零:“请问你们组合收人的标准是什么呢?”
      朔间零笑而不语,羽风薰凑过来眨了眨眼:“当然是都要有一颗向往着暗夜却为了你们不甘堕落的心——”
     “羽风学长,你的意思是我们都要很喜欢男孩子吗?”
     “不,多多尼斯,完全不是这个意思啊!?”

【ES】Welcome to Hogwarts!

HP设,全员向
少量泉真

1.
      明星昴流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收到霍格沃茨的猫头鹰的信,尽管他个巫师家庭出身的纯血巫师。
      比起把火柴盒变成乌龟,他更喜欢让硬币立在桌子上然后转圈。
    “但是小北的奶奶告诉我霍格沃茨可以教给我怎么走路时让脚下多一个光圈!所以我的目标就变成了成为格兰芬多的级长!”他在火车上笑嘻嘻的指了指自己脚下的地毯。

2.
      坐在明星昴流对面的游木真和他截然不同,麻瓜家庭出身却拥有特别的魔法天赋,他说小时候街对面的盲人占卜师在把他的手放到水晶球后眼珠差点瞪出来。
      明星昴流听后非常兴奋的把脸凑过去问:“那你是无师自通了很多魔法吗!”
      于是游木真低下了头,声音中掺杂上了一丝难以发觉的害羞,他一只手捂住了脸说:“不,当时我坐在秋千上思考人生,一个哥哥过来凶狠的问我有多少魅娃血统,他在沙地里找他掉了的魔杖时看到了我坐在对面荡秋千差点晕倒在里面,还是到沙地里玩的小麻瓜把他挖出来的。”
      当他抬起头时发现冰鹰北斗和衣更真绪已经在抢救吃比比多味豆差点呛死的明星昴流了。

3.
      最终一连吞三颗比比多味豆(还正巧是巨怪唾沫味)的明星昴流是被隔壁包厢因为这边声音太大过来讲道理的大神晃牙的一巴掌救了的。
      被拍成两半并从喉咙中的比比多味豆像是同班伏见的画一样散发着独特的色彩。大神晃牙神情复杂的说。
      同样皱着眉的衣更真绪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多谢你救了他,回头我教你怎么通过气色辨别比比多味豆的味道和巧克力蛙里面的卡面角色。

4.
      打发走了大神晃牙之后衣更真绪清了清嗓子准备说点什么,被推门而入的级长打断了。
    “因为提前校内到校庆祝新生的几个闹腾的人的魔咒失误,列车不能用了。魔法部派了飞毯来。”绿头发的级长莲巳敬人推了推眼镜,不愿意承认那几个闹腾的人是他的同学。“每张魔毯限坐五人,新生会配一个学长来帮忙驾驭魔毯。”
    “我不觉得世界上有比跟踪狂或者金色飞贼更难应付的东西…”游木真小声说。
      衣更真绪瞥了他一眼,同样小声说:“有,一个幼驯染或者一只猫。如果你的幼驯染会变成猫就更可怕了。”

5.
      游木真大惊失色,明星昴流兴致勃勃,冰鹰北斗无比吃惊。
     然后他们在分配给他们四个的魔毯上发现了一只猫,一只肚子朝天睡的香甜的黑猫。
     那只猫晃了晃身体睁眼看了衣更真绪一眼,翻了个身挥了挥爪子让魔毯起飞了。
     游木真大惊失色,明星昴流大惊失色,冰鹰北斗大惊失色,衣更真绪疲惫地笑了。

6.
      所以我们忽略掉名叫朔间凛月的阿尼玛格斯睡过了头,让魔毯飞到了禁林的事。
     

【瑞金/知乎体】与恋人交往前后区别不大怎么办

#知乎体
#非原著设定
#副cp雷祖

和恋人交往前后差别不大怎么办?

@自体重组      关注
爱好少女的人不一定都是少女。

如题,我前些天终于对她告白了,结果我们两个交往后的相处模式和之前几乎没什么不一样,我对她说情话她也没什么大反应,而且也不会朝我主动示爱…

谁能指点指点?虽然看过不少和恋爱有关的东西,但是自己谈恋爱这还是第一次,什么经验也没有感觉很慌。

2048人关注   462人回答

邀请回答 添加回答

[分类]情感 人际

———————————————————

@矢量箭头  关注
朋友是绝对不能背叛的!

谢邀,没想到会有很多人找我,不过不骄傲的说,我确实是回答这个问题最好的人选了!

题主没有描述女朋友的性格类型或者其他别的【是女朋友吧?题主提起对方时用的是「她」】,我也不好回答。那我就来分享一下我和我的恋人的故事给题主参考吧?还有,我不是来秀恩爱的!

我和我的恋人——这么说话太麻烦啦,我承认是我的男朋友——是竹马竹马,确实是对发小下手。就叫他G吧。

G的性格是比较冷清但是实际上很温柔的,明明很重视我但是一直不说,用他的话说就是“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守护你”。他也做到了,从小到大他一直在这么做。

可我当时挺傻的,还怀疑是他不喜欢我,对我冷冰冰的,好不容易冲他撒撒娇还被特别直接的一把拍开了,还总是叫我不许跟着他。那时候我就有大概是喜欢他的倾向了,心里可难过可难过,胸口也闷闷的,就去问我的朋友K @星月魔女 ,当时她在学校可算是个名人,挺多人找她咨询,应该靠得住。

她当时在磨指甲,结果听我说完一大堆之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表情十分复杂的看了我一眼,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嫌弃:“我都怀疑你该不会是个傻的了。你是不是忘了每次你我Z还有你的好发小一起出去玩,他都会意义不明瞥我们俩一眼,然后特别自然的拉住你的手,保持一路。夏天也这样,还不嫌热。”

说到这,K就开始咬牙切齿了。她顿了顿,补充上了一句:“还是十指相扣。”

我本来还想反驳她,牵手是我们两个从小养成的习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做这种事也正常。但是一想到十指相扣是恋人专用的手势就怂了,这根本无法反驳,只能垂着脑袋等着她接着说。

坐在桌子对面的K看我这幅模样就直接把指甲锉放下了,重重的一下拍在桌子上,发出了好大的响声,是可能会让指甲锉在光洁的桌面上留下痕迹的力度,把我吓得震了一下,帽子还差点掉了。

她冷笑了一声,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我,看得我有点不敢把帽子扶正。那种像是看一个傻子的眼神弄的我心里毛毛的,虽然我那段时间的心情本来就和平时很不一样了。

也不知道是被我们俩气的,还是想说的话吐的槽太多不知道应该从哪儿下口,K张开了口却一句话没说,只听见一个愤怒的短音节。我当时也是把所有事都坦白给了她,包括我的心里想法。于是我把头低的更低了,示弱一样等着K发言给我些有力的建议。

最后的时候,K沉默了,叹了口气,笑着点点我的鼻子:“你想想他对你和对别人的区别就知道了。”

我就半懵半懂的走了,被K推着出去的。

一路上我就咬着嘴唇在想,试图得出一个准确答案。

我能确定他喜欢我。可是是哪种喜欢?

当时的心里确实就是百感交集,比期末考挂科了还复杂。

那是高中临近毕业的事,他高三我高一,后来他毕业了。在那之后,我和G的联系就少了。我们各自怀着一样的心思分开了。

后来我上了大学,我加入的社团的社长特地找了个学长带我参观学校。他上大学后的两年我一个人生活,也知道该怎么做。为了给学长留下好印象,特地早早的就到了约定的校门口靠着墙等着。

我一抬头,看见是G,逆着光朝我走过来,在地上投下一片长长的影子,这个角度像是小时候的夏天,我让他给我去楼下小卖部卖冰棍他回来时一样。

当时就知道我们俩的故事又可以开始了。

他也很吃惊的停下脚步愣在原地,所以我就很激动的跑过去一下子抱住他了。

当我撞进他怀里时,我一下就想起了他以前和我牵手时,我感受到的他手心的温度。是和他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不一样的、让我不由得产生依赖感并开始怀念的温暖。是我产生了依赖感的温暖。

我和G开始交往了,谁也没主动开口。很顺理成章,我们两个的心思都已经让对方知道了也就没必要多说了。之后牵手时的十指相扣,就变成了也会由我主动去做,而且就不再是会让K嫌弃的朝我吐舌头的“幼驯染的情趣”,是货真价实的在做恋人的专用姿势了。

从成为恋人之前我们就在牵手,而成为恋人之后也没有不同。才不是G不喜欢我啊,是他以前就很喜欢我了!——没错,我在骄傲。

如果题主的女朋友对你的反应不是特别大,估计也是个不说心里话的人吧。她大概,一开始就喜欢着你了。

和我们两个一样。

希望我的回答对你有帮助!不过只是把我和我男朋友的故事套给你了,如果是别的情况就算啦。

祝你好运。

于2017年8月1日编辑

回复

@烈斩  关注

如他所说,她一直喜欢你。

其实格瑞最后的意思应该算是“我一直喜欢他”。很潦草的短打。